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暴力虐待  »  繼母殘虐女兒1-5

繼母殘虐女兒1-5

女虐女超重口味場景記錄模擬。



本文爲刺激的重口文章進行替換修改整理場景片段,隻是換了人設,向原作

者緻敬。



吳敏今年16歲,母親突然去世,父親又娶了一個漂亮的老師,繼母帶來兩個

姐姐,也是16歲,叫作白绫和白麗,一家五口其樂融融,相安無事,繼母和姐姐

也都對吳敏關心照顧,直到父親不幸發生空難……







正值寒冬臘月,父親獨自再外發展,親友寥寥無幾,繼母操持完葬禮,吳敏

正在收拾書包,準備明天回校上課,突然,兩個姐姐沖了進來,不由分說把她按

倒再地,先拿出手铐將她的兩隻手拷在兩隻腳上,然後又用膠帶將腿纏緊,吳敏

不斷的掙紮,「姐姐,你們要幹什麽,快放開我!!」繼母笑呵呵的走了進來,

「白潔!你要幹什麽?快放開我!」吳敏嘶喊道,「哎吆,你爸剛剛去世,你就

變得這麽沒禮貌了,居然敢直呼媽媽的名字,我得管教管教你!」白潔說罷,把

手伸進自己的內褲裏,掏出帶血的衛生巾,「今天正好大姨媽剛來呢,绫兒,給

我捏住她的嘴!」白绫用力捏住吳敏的小嘴,衛生巾狠狠的塞了進去,「好像還

有點少啊,你們兩個把襪子也塞進去,給這個小爛逼嘗嘗!」白潔笑著看著吳敏

的嘴被塞的鼓起來,然後拿出膠帶,在她嘴上纏了幾圈,附在耳邊悄悄說道:

「乖女兒,知道剛才媽媽爲什麽喊你小爛逼嗎?因爲你的下面馬上就要被操爛了

哦~ 哈哈哈!……咯咯咯````咯咯````` 」白潔纖手捂著粉唇笑的前仰後合。



白潔轉身坐到吳敏的腿間試了試位置說「绫兒,麗麗,幫我把小爛貨的逼掰

開。」



白绫配合著白麗,抓住吳敏粉嫩可愛的陰唇用力扯向兩邊。幾乎連手指都無

法插入的細縫變成了分開的肉洞。被塞住嘴的吳敏鼻子裏發出一陣陣痛哼。



白潔讓自己的肛門對準肉洞坐了上去,雙手抓住吳敏的大腿緊緊的貼合在一

起。



「看好了哦。我爲這隻爛貨準備的專用破處方式,憋了三天呢。」



接著肛門一松,直腸裏的大便往吳敏的肉洞裏湧去。陰道裏的充實感讓吳敏

明白了後媽的想法。強烈的羞恥感湧上心頭,自己嬌嫩的處女膜竟然會被繼母的

大便奪去嗎。



白潔感到了排洩的阻力,應該是到了處女膜了。肚子裏不停的用力往外擠,

這次大便可真不輕松啊。用力幾次,終于在白绫和白麗的加油聲中。阻礙被突破

了,剩餘的汙穢物往身下女兒最隱私的部位灌了進去。



陰道裏傳來撕裂般的疼痛,女人最純潔的貞操給了別人最汙穢的排洩物,這

算什麽事啊?吳敏的淚水忍不住流了出來。



「小爛逼,你猜你是不是人類曆史上第一個被大便破處的美女呢?對媽媽給

你準備的破處方式滿意嗎?」白潔輕蔑的嘲笑著身下的女兒。



白潔抓住頭發把吳敏拖到衛生間。指著廢紙簍說「小爛逼該你做正事了,下

面既然也裝了屎就是垃圾桶了。把垃圾塞進去。」



吳敏麻木的看了下廢紙簍。裏面全是繼母和姐姐們用過的廁紙和血淋淋的衛

生巾。



滿滿的都往外溢出來。白绫帶上手套拿起一片被經血弄髒的衛生巾,塞進了

吳敏的陰道。



紙簍裏女性的汙穢丟棄物,慢慢進入了吳敏的體內。她的思想現在處于麻木

狀態,嘴被塞住,眼睜睜的看著姐姐殘虐自己,直到她實在塞不進去才停止。



「媽媽,光廁所裏的都塞不下,怎麽當垃圾桶用啊。」白绫抱怨的說道。



「爛逼剛剛還是處女呢,以後訓練好了容量就夠了。等子宮都能裝東西了就

算成功了。」



「女人的子宮也能裝東西?」



「經過訓練和一定的方法是可以的。有點要求,但也不難。」白潔肯定的說。



白麗踢了踢吳敏道「繼續塞啊,還有好幾個垃圾桶呢。」



白绫撕掉了吳敏嘴上的膠帶,「塞不進去了,裏面好漲,痛的難受。」吳敏

苦苦哀求道。



白绫並沒有放過吳敏,拿起通下水道的抽子。把剩下的衛生巾和廁紙往吳敏

的陰道內用力擁去。不顧她的慘叫,又把她拽到客廳,客廳的垃圾桶裏面是一些

零食的包裝袋,然後是臥室,下水道抽子狠狠的往裏搗,三個人輪流往裏搗,玩

的不亦樂乎,吳敏慘叫著暈了過去,白潔點了一支煙,猛吸一口狠狠把煙頭按到

吳敏的陰蒂上,吳敏鯉魚打挺一般的醒了過來,嗚嗚慘叫,「小爛貨,工作還沒

完成呢!」白潔又把她拽到廚房,垃圾桶裏的爛菜葉,剩菜剩飯,還有一大碗剩

了幾天的肉湯,全部塞了進去,直到實在是塞不動才停手。這時的吳敏已經是一

副被玩壞的樣子,全是是汗,臉色蒼白,鼻涕和眼淚弄的美麗的臉也變的亂七八

糟,神色扭曲痛苦。



繼母還不放過吳敏,到房間裏拿了煙灰缸出來,「爲了弄爛你的賤逼,我這

幾天連煙灰缸都沒倒,媽媽也算是用心良苦了呢~ 」說罷將裏面的煙灰全都倒了

進去,然後白麗和白绫用膠布在她胯間纏了十幾圈弄的密密實實。裏面的東西完

全不會掉出來了。吳敏的肚子像是懷胎五個多月大小,又疼的暈了過去,「小爛

逼,裏面的東西一個月不準拿出來!明天就這麽去上課吧,明天我給你上課,你

姐姐會跟大家解釋你是怎麽懷孕的,哈哈。還有,我警告你不要妄想求救,現在

你是我女兒,你的兩個姐姐會一直在你身邊,你要是敢告訴別人,回家我就給你

再塞進去十倍的垃圾,讓你的爛逼徹底爆掉!」







第二天去上課的時候,在白绫白麗兩姐妹的努力下,全校師生都知道吳敏在

外面當妓女而且還懷孕了,一路上大家對吳敏指指點點,吳敏挺著個大肚子,雙

手被姐姐拽著,百口莫辯,俏臉羞得通紅,眼裏噙滿淚水。



吳敏和姐姐們在一個班,班主任就是自己的繼母白潔,上課鈴響了,白潔讓

幾個同學端來一大盆水,放到吳敏課桌上,然後對大家說:「我女兒的事情大家

也都知道了,這個小賤貨在外面勾三搭四,弄大了肚子,今天我要教訓她,同學

們願意幫老師的忙嗎?」吳敏在班裏算是班花,女同學都對她嫉妒不已,也是男

同學的意淫對象,所以大家一緻叫好,白潔掏出幾盒煙,分發給同學們。



「咳咳,真夠勁,我還從來吸過這麽嗆的煙呢!」有個男同學點上煙吸了一

口道。



「這是專門爲了教訓我女兒去買的烈性煙,大家注意不要吸進去了!」白潔

笑道。



其他人也都點上了煙,吳敏心中驚疑不定,她們究竟要做什麽?隻見白麗猛

吸了一口,上前掐住吳敏小巧的瓊鼻,吻住她的嘴唇一口吐了過去,白绫上前將

濃煙吐在吳敏嘴裏,兩人掐住妹妹的瓊鼻不放,每次吐完還捂著她的小嘴,用了

僅僅幾十秒便紛紛將一支煙吐完,班裏三十多個學生輪流效仿,很快便吐完了十

盒煙,白绫不顧吳敏憋得淚流滿面,臉頰血紅的淒慘模樣,硬生生將她的頭部按

在旁邊早已準備好的水盆中,直沒至頸部,隨後,一股股帶著煙味的水泡湧出,

白潔探頭看去,吳敏被按在水缸中的小嘴做著咳嗽的動作,卻吸進大口大口的清

水。



「賤女兒,給我喝,把這盆水都給我喝光,還有更好喝的東西等著你呢,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白潔笑道。



白绫又去外面買來了二鍋頭,然後將吳敏從水裏拽起頭來,掐住她的小瓊鼻,

提起白酒對著她的小嘴倒起來,吳敏努力地大口吞咽著,盡管喉嚨裏一直響著咕

噜咕噜的嗆水聲,她的小嘴仍然沒有一絲閉合,白绫毫不停息,一瓶緊接著一瓶,

一分鍾後,白绫拿起了第四瓶白酒,長時間窒息的吳敏再也忍不住,她顫抖的櫻

口中不斷泛起大股的氣泡,心知從現在開始,酒水不止流進她胃裏,還會有很多

灌進她的肺中,又是一分鍾,白绫倒完了第八瓶白酒,吳敏已經到了極限,她兩

手死死掐住桌面,小腹鼓起,面色慘白,臉部的肌肉抽動著,喉嚨劇烈起伏,口

中的酒水不住吞吐著,美目翻白,小嘴和精緻的鼻孔中不斷倒湧著酒水,吳敏抽

搐著吐了五分鍾才緩過氣來,白潔搖了搖頭道:「浪費了這麽多酒,沒辦法,我

要好好懲罰一下你。」白潔呵呵的笑著從包中拿出一瓶透亮的液體道:「你要把

這個喝下去,我就讓你姐姐先送你回家,今天就放過你!」



一名神經大條的同學最先回過神,他拿起酒瓶,好奇的問道:「老師,這什

麽酒啊,我能嘗嘗麽?」白潔笑道:「這是高純度的工業酒精,我專門爲了教訓

女兒準備的。」



白麗接過酒瓶,捏住吳敏的嘴,猛灌了一口,吳敏接著便癱在地上劇烈的咳

嗽起來,她飽滿的粉嫩櫻唇高高腫起,更加誘人。白麗看她癱在地上不起來,不

顧她的掙紮,再次將她壓在桌上,掐著她的小嘴倒了進去,這一下方水柔的小臉

瞬間變得血紅,呼吸停滯,美目大張,雙腿繃直,眼淚鼻水不受控制的流著,直

到姐姐倒完,吳敏才渾身一震,詐屍般跳起,劇烈的咳嗽著,她的嗓子在剛才的

灌酒中傷到了,竟然咳出點點血絲。



「好了,你們兩個先把她送回家休息吧,好好照顧著!」白潔對白绫和白麗

笑道,「吳敏請長假去打胎,同學們就不用管她了,現在開始上課。」